缩略图分享

烟台街——故乡吟:家乡的梯田

大小新闻   2019年08月04日 13:19

郑伟基

唐代诗人崔道融有一首《田上》诗:“雨足高田白,披蓑三更耕。人牛力俱尽,东方殊未明。”意思是春雨已下得很充沛了,乃至连山上的梯田里也存了一片白茫茫的水,为了抢种,农民披着蓑衣冒着雨,三更天就来到地里耕耘。待人和牛的力气都用尽的时候,天还远远未亮呢。这让我想到了家乡的梯田,想到了乡亲们在田间辛勤劳作的情景。

我的家乡在蓬莱南部丘陵地带。一条南北走向的河谷,长约五六里,南端直通洪水河。有三个村庄坐落于河谷间,北面是高家沟,南面是下炉,我们上炉村居中间。河谷东西两侧各有一道高低起伏、蜿蜒曲折的山梁,俗称东山和西山。家乡的梯田就分布在东山及西山的山坡和塂上。它是祖辈先民留下的杰出创造,是历代子孙赖以生存的田园,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和文化遗产。

成片的梯田如练似锦,从山脚盘绕到山顶,小山如螺,大山似塔。远眺近观不相同,一年四季景各异。

远望层层梯田,似一圈圈鳞片,把一道道悠峻迤逦的山脊,装点成一条条活灵活现的巨龙。一道道用山石垒砌的石崖,大者如长城,小者似城垣,依着山势,层层叠叠,错落有致,从山脚一直向上延伸,仿佛从人间登上天堂的万级天梯。若是在蒙蒙细雨中,或在云雾笼罩下,则琼楼朦胧,若隐若现,如海市蜃楼般,美轮美奂。

梯田依山而造,步步登高。站在山脚下向上仰望,缓坡的梯田可见一条条彩带,层次分明地缠绕在山间;陡坡的梯田却不见彩带,只见一道道石崖横亘在山上,如一级级台阶。顺着曲折的小路爬到山顶,向山下俯瞰,缓坡像绿色绒毯,陡坡似急泻瀑布。

春天,布谷鸟声声,耕牛遍地走,随着犁浪的翻滚,禾苗一天天茁壮成长,渐渐把层层梯田扮上绿装。夏天,错落的绿波如绸缎般随风涌动,又恰似排排碧浪从天而降,使整座山充满了朝气和活力。秋天,金黄的五谷,把一座座山装扮得像金塔玉宇,灿烂夺目。冬天,大雪覆盖的梯田,像一条条白龙,闪着银光,在山间飞舞。说到底,家乡梯田最大的特色是层次感和韵律感十足,既可作画卷观看,又能当乐曲聆听。

细看每块梯田的设计,也别具匠心,充分体现了造田人的聪明才智。地块宽的约二三丈,窄的只有丈许。外边包一圈用山石垒砌的石崖,石崖顶上地外边用土沿起一道地圪,有效地保护了地里的水土不顺山势流失。地里边修一条水沟,使多余的雨水从地两头流出。地里根据土质种不同的庄稼,如泥土地种玉米、小麦、高粱、黄豆之类;沙土地则栽种地瓜、花生、谷子之类。地圪也不肯闲置,可栽窝瓜或点种豇豆、绿豆等小杂粮。梯田之间有盘旋曲折的上山小路,从山下直通山上。

从流水潺潺的河谷,到白云缭绕的山巅,从万木葱茏的林边,到高耸的石壁崖前,凡有泥土的地方,都开辟了梯田。不知开山造田的先民们当初是否想到,他们用血汗和生命开垦出来的梯田,竟变成了如此妩媚潇洒的曲线世界。在悠长的岁月中,一代代父老乡亲在大自然中求生存的顽强意志,在认识自然和建设家园中所表现出的力量和智慧,被这如诗似画的梯田充分地展现出来。西北山的坡度有70多度,坡陡田窄,那片梯田自古以来被称作“梯儿堑”;棘子顶的梯田称为“腿带地”,又窄又长,围着山转了半个圈,耕地时牲口拉一个来回,就须歇歇套;兔儿岭多石棚,梯田又碎又小,有“炕席盖满田”的说法,俗称“腚窝地”。庄稼人说“春天捅一棍,秋天吃一顿”,因此,即使是腚窝大小的地也绝不肯舍弃。

先辈们造田有一条原则,即缓坡开大田,陡坡开小田,一般大的地块不超过一亩,多数是只能种十几行甚至几行庄稼的小地块。直到清代,我的祖辈们仍在开山造田。家父在世时曾告诉我:西塂有一片山坡,是属于我家的松树峦,老爷爷带领我爷爷兄弟四人,在那里开荒造田。他们一年四季起早贪黑,镢头磨坏了十几把,钢了又钢。整整用了两年的时间,开出了大小七块约两亩多梯田。后来分家时,这片地分给了我爷爷。因土质为沙土,所以只能种花生或栽地瓜。直到我小时候,还经常在这块田里劳作。前年,我写过一篇《跑反·挨饿》的文章,文中提及国民党进攻胶东时,有一天下午我与奶奶、二哥在西塂地里刨地瓜,指的就是这里的梯田。老家称小块地为“瓜埯”。西塂的七块地中,只有两块较大,其余五块均为瓜埯。其中最小的一块只能种十几棵豇豆,或栽几十棵葱。最大的瓜埯是沟底下那块,约有二分多地,土层较厚,父亲常用来种芋头。这块地所产的芋头面软细腻,口味极佳。母亲生我四妹时,奶水不足,就用这芋头喂四妹,说是小孩儿吃了好肚子。

时光进入21世纪后,家乡开始了美丽乡村建设,并开展植树造林和环境保护工作。山顶及坡度陡的梯田,一律退耕还林;山下土质好的大块良田,作为口粮地,种植粮食;其余地块栽果树,高处栽核桃、柿子、红枣等耐旱树种,低处栽苹果、梨、桃子等。村里在洪水河畔打了机井,修了扬水站,可直接把水扬到各个山岗。世代靠天吃饭的庄稼人,在大旱之年照样能有好收成。一条条盘旋而上的水泥路,代替了高低不平、狭窄难行的山径,一直延伸到层层梯田的地头。村民开着拖拉机在梯田里耕作,扭开水龙头就能浇地。春天,一层层、一片片粉红的桃花、雪白的梨花、苹果花,在漫山遍野绽放,此时的梯田如一匹匹锦缎,挂在半空。秋天到了,橙色的柿子、绿色的核桃、红色的大枣,挂满枝头;硕大的苹果和梨摘下套袋,进行光照上色时,格外惹眼。此时的梯田,处处飘着果香,田间不时传来采果人的欢笑声。果农把农用汽车直接开到地头,载回一筐筐丰收的果实。

如今,家乡古老的梯田,奏响了恢弘的时代序曲,翻开了崭新的历史篇章。

责任编辑:柳林

热门评论

    相关推荐

    甘肃快3 河南快3 广西快3 安徽快3 广西快3 福建快3 一品彩票开户 贵州快3 河北快3 河北快3